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大城小春

178.糖炒栗子

大城小春 小麦s 5938 2020-01-05 21:13

  气归气, 吃归吃。唐方从小就懂得任何时候绝不亏待自己的肉体。

  烤箱里大表姨父人肉快递的苏州胥城鲜肉月饼开始滋滋冒油, 旁边七八颗糖炒栗子的十字口又爆开了一点。即便是简单的夜宵,也要保持仪式感, 金黄泛着油光的月饼放到孔雀蓝粗瓷渐变色小茶碟上,白色镶金边莲花口的圣罗兰小碟用来放深棕色的糖炒栗子。

  唐方坐在中岛台的吧椅上, 咬一口月饼,鲜美肉汁融着香脆酥皮,除了赞还是赞。喝一口温热的玄米茶解腻,剥一粒栗子细细嚼, 整个秋天的味道都在嘴里,又舀一勺热热的花胶炖牛奶, 胶质满满, 浓香甜润浸透到每个细胞,满足。

  男人算什么,哼。唐方暗自腹谤, 给了天花板一个大大的白眼。老娘随时休了你这个不忠之人!占你的钱和房, 生自己的娃,吃嘛嘛香, 还能在有生之年再找几个美男谈恋爱,不知有多爽,你就跟你的ex滚吧。

  刚发了狠话, 门就开了, 陈易生脱了鞋, 丢下袜子, 头一抬就愣了,光着脚直冲过来:“糖!你怎么偷偷摸摸一个人吃好的?!太过分了。”

  唐方张着嘴瞪着他,wtf!册那!撒宁嘎勿要面孔,领牢老情人往老婆格私人房子里住?撒宁掼忒老婆女儿中秋节勿顾陪老情人到深更半夜?

  陈易生伸出手指,越过中岛台,轻轻擦了擦唐方沾着月饼屑的唇角,笑得不行:“一脸的屑屑,怎么这么可爱,给我舔一口。”

  他探身弯腰去亲她,却被唐方手中的小叉子戳在额头上,哇哇叫了起来:“谋杀亲夫啊你,疼死了,这是叉子不是筷子!”

  唐方怒目而视:“你的手才脱了袜子就来擦我的嘴!恶心死了。”

  陈易生一手捂着额头,另一只手伸到鼻子下用力嗅了嗅:“不臭啊,真不臭,你闻闻。”

  “哼!”唐方别过脸躲开他的手指:“你回来干嘛?”

  “回来――”陈易生趴到中岛台上,双手托住下巴,笑得狡黠:“生气啦?”

  唐方慢条斯理地低头剥栗子:“没空生气。”

  “我去101剪个橄榄枝回来给你,你等等啊。”陈易生装着找剪刀,眼睛却一直瞟着唐方。

  唐方冷笑一声:“心虚了啊?”

  “心虚的。”陈易生倒也老实,转了半圈,蹭到唐方身边,低头把她手里的栗子肉给抢了,顺便舔了舔她的手,一脸巴结:“我错了,我不该把伊拉瑞亚领回来的。她非要来看看你――”

  “是看你吧?”唐方推开他的脸:“没见过这么奇葩的人。”

  “是,就是。”陈易生又凑上来:“她是有点被家里人宠坏了,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的,要不然以前我也不会一次长途旅行就吓跑了。”

  唐方瞥了他一眼:“我说的奇葩是你好吗?”

  “我?!”陈易生搂住她不放:“我这不是欠了她点人情嘛,咱们后天就走,等我们回来她也差不多要走了,绝不给你添麻烦。”

  “已经给我添麻烦了,还添堵呢。”唐方挣扎着不给他抱,拍拍自己的肚子,指指墙上的钟:“女儿,看看啊,你爸爸中秋节不早点回来陪你妈陪你,反而去陪他的老情人过,说说笑笑真开心啊,还带他的老情人回家来,占了你的小房子,睡在你的漂亮小床上,啧啧啧。天底下有这样的渣男,你以后长大了眼睛可要擦亮点――”

  陈易生真急了:“我哪有这么令人发指啊!怎么被你一说――我简直简直简直――”

  “就是又渣又烂!”唐方一把推开他:“不过咱们事先有约定嘛,互不干涉对吧?你陪你的意大利美女,汕头你也别去了,方少朴说了,你去不去又没什么关系,他是我的朋友,和你本来也不搭界的。”

  陈易生一怔,手臂也松了,脸也跨了,声音也小了:“糖?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

  唐方见他一脸受伤的模样,虽然觉得自己嘴巴太毒了,但依然别开脸,推开他的手,自顾自把餐具都收到水槽里,打开水龙头:“没开玩笑,我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

  “在你心里我就是又渣又烂的男人?”陈易生也有点急了:“我要是和她还有什么,能介绍给你认识吗?因为已经变成朋友了,所以才大大方方的带来――”

  唐方手里的叉子猛地敲在碟子上,清脆一声响,她关了水龙头转过身:“是啊,你大大方方地带她来住我的房子睡我的床?她大大方方地挤进别人家里,占着别人的丈夫别人的爸爸?我没这么大方。你接机前怎么不说清楚是你的前女友要来?你带她来之前怎么不先告诉我一声?你做主留她下来住,怎么不征求我的意见?凭什么啊?”

  这股子气,其实没有这么重,但不知怎么,一条条说出口,唐方自己都觉得委屈得不行,眼睛发热,眼泪水就要往外迸。

  陈易生呆了呆,眉头也皱了起来,想上去哄她,但那句又渣又烂戳得他肝疼肺疼,思来想去终于叹了口气:“我只当她是一个挺合得来的朋友而已,她民宿订错了时间,我能帮就帮一下,毕竟她长途飞机,一路折腾,刚刚也跟她说好了要付钱的不能白住――”

  唐方含着泪冷笑起来:“原来我是贪图这房费才生气的?就我蛮不讲理?不知道体贴你朋友是不是?”

  陈易生吸了口气,上前两步靠在了中岛台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你生气什么――”

  “你知道?你知道什么?”唐方转过身,唰地又打开水龙头,趁机抬手抹去溢出眼眶的眼泪:“我有什么好生气的,说好了你有你的自由的,你要招待谁陪谁关我什么事,哪怕你喜欢别人跟别人上床都行,但我的202不接待外人,麻烦你朋友明天一早就走。”

  “唐方!”陈易生胸口发疼,几乎喘不过气来:“有话不能好好说?一定要加这些伤人的话?什么叫我喜欢别人跟别人上床都行?!伊拉瑞亚就是一个朋友,你一定要自己臆想出这么多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然后沉浸在自己的剧本里,把自己当成悲剧女主角来演?就因为你从来都不相信我,你总觉得我会爱上别人离开你,所以你一有机会就要证明我是个又渣又烂的男人?”

  唐方吸了口气,一声不吭,唰唰唰地洗碟子。

  “哪一次你发脾气我没有好好地哄你跟你讲道理?你每次都说你错了,以后不这样了,然后每次都要说这种伤我心的话?唐方,我也是个人,我有心的,我也会伤心的!”陈易生看着她的背影眼圈也红了:“我对你不好吗?还是有人比我对你更好?你可以怪我没处理好伊拉瑞亚的事,至于要闹成这样吗?我根本没多想过什么,如果你每次和方少朴吃饭见面我也这样闹一通,你觉得有意思吗?”

  唐方霍地转过身来:“我和方少朴从来都只是朋友!我每次见他都光明正大地告诉你的,从和你谈恋爱,也就和他见过一个巴掌数得过来的次数,哪一次你没在?”

  “那我和伊拉瑞亚也已经是朋友了,过去的事情早就过去很多年了,我也是光明正大地带她来和你认识的。”

  “我和方少朴上过床吗?”

  陈易生一愣:“我不知道,我也没想过这个。就算有,那也是和我在一起之前的事,我不在乎。”

  唐方气得差点爆粗口:“那方少朴要来睡沙发呢?”

  陈易生认真想了想:“他要是真有难处,肯定还是要帮一把的,不过他可以睡到101去,不能睡这里。”

  唐方瞪着他喘了好几口气,慢慢转过身把已经洗干净的两个小碟子又洗了一遍:“我不想再谈这件事了,随便你怎么想吧,就当我蛮不讲理好了,反正请你朋友明天离开我家。你也可以试着睡到101去,我想一个人待着。”

  陈易生默默看了会她的背影,挺得很,透出股倔强和决绝。伴侣之间的吵架像龙卷风,说来就来,他知道唐方会不开心,但没想到她会这么敏感,有着这么强悍的攻击性,一来二去变成了这样的局面,究竟是他没有给她足够的安全感,还是伊拉瑞亚触动了她的死穴,还是因为有了婚姻,他不知道。一想到她说他又渣又烂,还有斜睨着他一副鄙视的神情,陈易生抬起头,眼球转了好几转,努力让自己不那么难过。

  唐方听见身后一声长叹,随后是大门轻轻打开又轻轻关上的声音,怔怔地看着水槽里剩余的水慢慢汇到一起,再慢慢消失不见。她也不明白今夜他们是怎么了,早上道别的时候还那么甜那么好,夜里却面目全非,她口不择言伤他不浅面目丑陋,他拎不清爽总戳她心肝神智无知。

  也许婚姻原本就是这么脆弱,好的时候花好月好,面临到真正的危机时,不堪一击。又或者,她和他,根本都没有准备好面对婚姻中的各项难题,只凭着一腔爱意往前冲。

  外面楼梯传来咚咚咚的声音,唐方擦干手,回到卧室,想起自己还没洗澡,又撑着拿出睡衣进了卫生间,禁不住胡思乱想起来。她是不是亲手把自己的男人推向了他的老情人?可陈易生那么高情商的人,他难道瞎了,看不出伊拉瑞亚对他旧情未了?再回想今夜他的一言一行和刚才在楼上的笑声,唐方的心又冷了几分,不免胡思乱想得更多了。

  洗完澡出来,陈易生并没有剪橄榄枝回来,屋里屋外都静悄悄的。

  唐方反锁了大门和卧室门,藏进蚕丝被里,还是忍不住无声地哭了起来,哭了片刻,又爬起来拿抽纸,鼻涕眼泪一通乱撸,自己给自己做起思想工作来:“糖!勿要哭,侬情绪勿好对宝宝啊勿好!”

  “不许再想陈易生这个王八蛋,想想明天的菜,分散注意力。”

  “再哭眼睛会肿,难看色了。”

  “有撒好哭格呀,随便伊去好了,婚礼勿办了就是!”

  “侬老早就晓得伊花来兮格呀――”

  窗口传来一声响,窗帘的影子在月光下的地板上剧烈动了起来,唐方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尖叫,就听见陈易生的惨叫:“糖,快来拉我一把!我被卡住了!疼疼疼――”

  唐方反应过来他进不了门只能爬窗,想狠狠骂他活该,不知怎么又有点高兴,扁着嘴下了床。

  陈易生龇牙咧嘴地尽量撑起自己的身子:“你把什么放在窗台上了?硌死我了,疼死了!”

  “你送给我的复古蓝牙键盘,像打字机的那个。”唐方拍了他的膝盖一下:“肯定给你压坏了!”

  陈易生忍着疼,腾出一只手来:“我特地送橄榄枝给你,你也不至于一定要让我跪键盘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