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大城小春

133.美酒加咖啡

大城小春 小麦s 7376 2020-01-05 21:13

  人生大计突变, 唐方心里也忐忑,收到陈易生的航班信息后,就先在五朵金花群里明确了自己的下一步打算。一石激起千层浪,众死党竟然反应热烈, 纷纷逼问陈易生床上功夫到底好到什么程度,竟然令循规蹈矩的唐方豁出去不走寻常路, 要不婚生子。

  “你们这些人太庸俗了。”唐方回答:“我爱的是他的灵魂和他的赤子之心,肉体只是其中一部分好吗?”

  秦四月感叹:“张祖师奶奶诚不我欺, 通往女人灵魂的通道是阴-道,我糖就不要假清高了, 解释就是掩饰。”

  “寡人有疾寡人好色。”唐方坦承:“再说我身边有你, 什么时候清高过了?”

  林子君当仁不让地提出来:“我必须是宝宝的干妈,谁跟我抢我跟谁急。”

  叶青竖起大拇指:“别的不说,陈易生肯定是个特别有爱心和负责的爸爸, 但是你们不结婚就生孩子,方老师那关怎么办?先斩后奏?”

  唐方也考量过这一点:“等显怀了再告诉她,还有我爸呢,何况生小孩还真不是我想生就能生的。”

  “等陈易生回来, 你们先来我医院做个体检。”沈西瑜接了话:“这还真和器大活好没什么关系,很多人想生的时候身体明明没问题, 就是怀不上, 频率又不能高, 姿势有讲究, 每天还要测体温, 这是一门科学。”

  “这个阶段生孩子挺好的,你辞了职,陈易生反正也不上班,专心造人。”林子君特别高兴:“我可以云养娃,奶粉全我包了。陈易生想要儿子还是女儿?别看他一副西化潇洒的腔调,就他在爷娘面前那幅熊样,骨子里还是个孝子,传统着呢,他不会一定要你生儿子吧?人工受孕苦得很,犯不着啊。”

  唐方看着手机屏幕忍不住微笑:“他倒喜欢女儿,看萌萌就知道了。”

  “啧啧啧,陈易生这鸟人,还给不给丑陋的中国男人一条活路了?”秦四月感叹:“要我遇上我肯定抓住不放,可惜没遇到,以至于流落海外苦不堪言,昨天想吃碗馄饨,还找不到荠菜,半夜梦见一大碗鸡汤荠菜馄饨在眼前,香得要命,偏偏怎么够也够不着,就是吃不到,急醒了大哭了一场,吓死我家两个男人了。”

  众人调转枪口骂她矫情。

  ***

  林子君当天赶完手上的活已经夜里十点半,伸完懒腰一个电话直接杀奔禹谷邨。下了停车库,却见自己爱车车头前横着黑色越野摩托车,气得她想踹小黑两脚又怕踢坏自己的美鞋,直接轮起手上的LOEWE狠狠砸在小黑的座位上。

  “要打打吾啊。”钟晓峰举着两杯咖啡远远地跑了过来:“用拳头,勿要用包,打坏忒包包肉麻伐(心疼)。”

  “想想侬差不多下班了,肯定没切饭伐?”钟晓峰鞍前马后体贴入微,堂堂副局长变成了小钟子:“不加糖不加奶,提提神。吾是怕侬直接走忒,才当勒侬车子前头格,勿要生气。”

  林子君不接咖啡,叉手抱臂扬起下巴挑起眉:“钟晓峰!”

  钟晓峰手上咖啡停在半空中,笑容渐渐苦涩起来。

  林子君拨开面前的咖啡杯,贴近了他咄咄逼人:“老早就港清爽了,白相得起侬就白相,白相勿起就勿要白相。侬一个四十几岁的大男宁,好歹也有一份正当职业人模人样,格能死缠烂打有意思伐?”

  钟晓峰垂眸看着她,沉默了片刻:“是没撒意思。”

  林子君看着他脸上一闪而过的狼狈,转开眼背过身,拉开车门:“侬再混得勿好,熬个十几年就退休了,好歹是国家公务员,犯不着去做什么私人保全——”

  她猛地回过头,电梯里才拆开来的卷发盖住了半边残妆:“吾还有约会,有宁等勒嗨,亚叔,麻烦侬自觉点让一下路。”

  车子缓缓开出车位,寂静的车库里只有发动机轻微的轰鸣声,林子君忍不住看了眼后视镜,钟晓峰却没管摩托车,径直缓缓走向车库另一端,停了一停又转向了另一边,从背影看,比绝大多数二三十岁的男人都要健壮,却也因此显得格外落魄。

  车轮急速擦地,发出嚣叫声,林子君踩着油门,唰地倒着飞车靠近了钟晓峰。

  她开了车窗,怒吼起来:“钟晓峰——侬有毛病啊侬打算在车库待到天亮啊?回去睏高去!”

  钟晓峰讶然回过头,眼睛忽地亮了起来,手上的两杯咖啡停在了电梯前垃圾桶的上方。

  林子君一怔,恍然明白他只是走过来丢咖啡而已,立刻涨红了脸,狠狠瞪了他一眼就伸手要关车窗,却被钟晓峰的胳膊肘戳了进来。

  钟晓峰还握着咖啡杯的手直接绕过她的脖颈,把她拉向自己,这张口红半褪的艳唇,含过他吸过他舔过他咬过他,有多迷人就有多恼人,偏偏他上了瘾放不开。

  一辆跑车越过他们,传来一声响亮的口哨声和哇哦的尖叫,一个染着金发的少年探出身子来拍打着车门朝他们喊:“震一个——震一个!”

  林子君踩着刹车的脚一松,车子又往后溜了一点,钟晓峰险些被带倒,亏得他反应迅捷,人随车走,连咖啡都没翻。

  车子唰地再停稳了,挂上了P档拉上了手刹。林子君定定地看着面前这个老男人,吸了一口气,搂住他的脖子,狠狠地吻了回去。

  两杯咖啡最终还是没有浪费,钟晓峰坐在摩托车上,把空了的咖啡杯远投入垃圾桶,心情舒畅之极。他也以为自己剩下的几十年人生是一眼就能看到底的,可有了林子君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好像可以重新活一次。

  老房子着火,他也挡不住。

  ***

  唐方正在和陈易生通话,开了门示意林子君自便。

  “嗯,是子君来了。”唐方眼里满是笑意:“那就这样了啊,快登机了吧?明天机场见。”

  “你还有什么事要说啊?”明明是不耐烦的问话,声音却又嗲又柔:“那你说呀,我听着呢。”

  林子君打了个激灵,蹬掉高跟鞋,白了她一眼,直奔冰箱,钟晓峰的那杯黑咖啡又苦又浓,她需要来一杯酒漱口,打开冰箱门呆了一呆,三个中号玻璃密封罐里满满的秃黄油,十几个食品盒整整齐齐叠着,最外面一排分别是醉蟹、黄泥螺、糟凤爪、糟毛豆,咽下一口口水,转头见唐方低着头在八角窗前低声说低声笑,雪白的窗纱一角在她手里绕了又绕,林子君赶紧取出两个糟货盒子,挖了三只凤爪半盒毛豆出来,又开了冰箱门上的一瓶梅酒,坐在中岛台边悄悄地美美地吃喝起来。

  蛮好,唐方这是满血复活了,她喜欢一个人对一个人好,就是掏心挖肺的好,表达这种好的方式,就是把好吃的给这个人吃。幼儿园的时候,唐方就愿意把周五的鸡翅让给她。上小学了,一个月五块钱零用钱,她会花两块五买校门口的海绵蛋糕,掰成两半,永远自己吃小的。每次去郊游,唐方的双层便当盒永远是全年级最丰盛的,寿司、水果、外婆烤的黄油饼干、炸猪排,水壶里春游装着蜂蜜柚子茶,秋游装着冰镇绿豆百合汤。林子君从来没吃过自己书包里的简易三明治。等唐方高中选修了烹饪课自己开始下厨,被她喜欢的人,无论是周道宁还是她们四个,都没少吃失败品。再后来,她和周道宁分手了,甚至毕业后进了美食行业,喜欢钻研各色菜系,但她身边最亲近的她们,却鲜有机会能吃到她做的菜。

  现在她竟然做这么多好吃的,还全留给陈易生。林子君抬手又倒满一杯梅酒,不知怎么,心里酸溜溜的,又挺高兴。

  唐方挂了电话,转过身见林子君举着啃了一半的凤爪朝自己示威,就笑了。

  “还想切点撒夜宵?吾还包了蟹粉小笼、虾仁小馄饨,宁波年糕和汤团噻有。”

  “小馄饨来一碗。”林子君也不客气:“明天六点起来跑一圈世纪公园。”

  唐方哈哈笑,取出雪平锅烧水,又从冷冻室里拿出一袋鸡汤解冻。

  “侬准备好了?哈伐?(怕吗?)”林子君翻出一个水晶杯来给唐方也倒了一杯梅酒。

  两人碰了碰杯,叮地一声脆响。

  “有点哈丝丝。”唐方指指自己胸口:“好在这里有个大写的勇字,看见没?”

  “真的不结婚?证不领?酒不摆?”林子君嗤笑:“某人不是信誓旦旦要大摆三十桌收回过去送出去的红包的?”

  唐方失笑:“此一时彼一时。你就当我看穿了想开了吧,能找个优秀基因也不容易。”

  “他要是不负责任丢下你们母子跑了呢?”

  唐方伸出双手:“我有一双手,还有咖啡加美酒,哈哈哈。”

  “行啊你。”林子君举杯:“今天我算真服气了,可以的你,终于把你脑子里的裹脚布脱了。说好了,生女儿我是她干妈,算我一半。”

  “万一是儿子呢?”

  “那我可不管。”林子君摇头。

  唐方笑着起身:“重女轻男。”

  小馄饨掉进咕噜咕噜冒泡的开水里,泛起一阵奶白色。平底锅里刷了薄薄一层油,香葱和虾皮吱吱响,香味弥漫开来。唐方随手再打了一个蛋准备煎蛋皮。

  林子君洗了手,拿着酒杯倒在沙发上叹了口气。唐方回过头,只看到她瀑布般的长发落在扶手外头。她把香葱和虾米倒出来,蛋液平平地在锅底铺开,渐渐凝结。

  身后传来林子君有点惆怅的声音:“我把钟晓峰睡了,睡了一次又一次,有点不妙。”

  唐方手里正在翻身的蛋皮一抖,差点破开来。

  林子君翻了个身,下巴枕在扶手上,有点苦恼:“他还蛮好睡的,我们也聊得来,就是我不想负责,他不肯放手,烦。”

  金黄色的蛋皮在砧板上被卷了起来,在刀下被切成细细一条一条。唐方把馄饨捞入两个芙蓉青花大汤碗里,金黄滚烫的鸡汤注入碗中,灯下闪闪发亮,再撒上葱花和虾皮蛋皮。

  唐方吹了吹勺中的馄饨:“我听陈易生提起过,老钟好像要辞职了?”

  林子君忍不住一口吞下一只,烫得连声呼呼,一仰脖子又是半杯酒下去。

  “伊大概受刺激了。”林子君揉了揉眉心:“每次开房都是我付钱,伊心里不平衡,要下海赚钞票。”

  唐方瞠目结舌笑得不行。

  林子君垂眸看着碗里的鸡汤:“他次次都抢着要付钱的,但他又有几个钱呢。平时吃喝都是单位的,一个月万把块钱的工资,住的是十几年前单位分的老公房,每个月还要往加拿大汇五千赡养费。你知道四星我是不进的,谁知道床单换了没有马桶圈上有什么细菌。我也就是开句玩笑说他一个月工资不够开四次房,他就别牢一根筋了。”

  “谁要他为了我做这种事?!”林子君蹙眉怨了起来:“哈色老百姓哦,弄得来吾要对伊负责伐?(吓死人哦,弄得我要对他负责吗?)”

  唐方听她这样说,却是动了心的架势,不由得收了笑叹了口气:“老钟能这样想也是难得了,总算是真心真意吧,换了别的男人,乐得你掏钱呢。”

  林子君瞪圆了眼:“真心真意才恐怖啊!我又不要结婚不要生小孩,再说他都四十几了,等我四五十岁需求旺盛的时候,他说不定都不能动了,我难道还要照顾他一二十年啊?我又不怕男人对我不好,就怕男人对我好!”

  唐方侧头看着她笑。

  “笑撒么子!”

  “你怕他对你好,那就不理他,怎么还想到要给他养老送终了?”唐方淡定地问,摇了摇头:“君君啊,你认真了。”

  林子君一口馄饨糊在口里,下不去。

  人,总是当局者迷,拼了命也要和自己斗一斗,不然怎么肯服气呢。

  ***

  机场国际接机的地方,长长的栏杆旁边站满了举着牌子的人。唐方看了看大屏幕,刚刚落地,她忍不住微笑起来,鼻尖出了点细汗。

  她其实是不想来的,耐不住陈易生死乞白赖,结果来了心中也没起什么水花,明明不久前她还从这里一路哭回禹谷邨的。唐方怀疑自己的确天性凉薄人心易变,又或者如秦四月所说,她的自我保护机制极度强悍。但每每想到陈易生,她是快活的,期待的。几乎她所有空闲的时间都被他填满了,图片、文字、言语,有形无形的,她日常做的每件事,也似乎都刻上他的印记,101的装修、学车、做饭,没有哪样是和他无关的。

  是的,她在恋爱,没什么不好,没什么不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