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我真的是演员啊

第二十四章 新的梦想与前方

我真的是演员啊 坐看南风吹 2618 2020-02-12 16:48

  

在孙元敬完酒之后的顾君站了起来,端起酒杯的他用有些沙哑的嗓音开口道:“三哥,猴子。在离别之际,咱们兄弟不醉不归。第一杯酒敬咱们的情谊。”

“敬兄弟之情。”赵立峰与孙元共同举杯。

“第二杯酒,敬故乡,敬远方。”

“敬故乡,敬远方。”

“第三杯酒,敬明天,敬过往。”

“敬明天,敬过往。”

兄弟三人喝下三杯情谊酒,一个个的都红了眼眶。

连一旁的吴昔果都为之动容,默默填上一杯酒的他站起来,遥举酒杯:“我老头子说一句,这一杯酒敬守护我们追逐梦想的亲人们。”

“敬……”

peng···

酒杯碰在一起,都是梦想破碎的声音,也是开启人生新篇章的号角。

从此以后,横店再没有一个自称三哥的游侠一般的人儿,但世间会多一个父亲的好儿子,妻子的好丈夫以后他还会成为孩子的好父亲。

从此以后,横店还会少一个虽然叫猴子,但傻傻愣愣的青年,世间可能会多一个抻着电线满地跑的剧组杂工,或者拿着场记板咔咔打板的板爷。

每个人都曾有过梦想,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前方,大多数人从事的行业与自己的梦想南辕北辙。

但还是有那么一些幸运的人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过了今夜,三个横店出来的兄弟就要各奔远方,或是为了自己,或是为了家人去奋斗。

而顾君却还在疑惑,自己真的可以成为一名好演员吗?

他不敢确定,但他可以确定他绝不会把这个决策权交给时间,他决定亲自去闯一闯。

即便前方是南墙,那有如何,头铁的清岛小哥无所畏惧。

站在窗台前的顾君思索着未来,也看着窗外的路边,猴子扶着三哥等车的身影。

嘴上轻轻的说道:“人生诸多岔口,希望十年后的我们不要后悔今日做下的决定。”

“苗苗,你是不知道,老子爱死你了。我要是不爱你,我就是个棒槌。你给我等着,我今天就回家!”

赵立峰也不知是发酒疯还是真情流露,对着电话大声嚷着,引得路人的眼光全在他身上。

挂了电话的赵立峰按着出租车的车门不让关,任孙元在哪好言相劝就是死活不肯进去,也不管顾君能不能听见,对着二楼的顾君大喊着:

“顾君,你给你三哥争点气知道嘛,到时候三哥抱着咱儿子指着电视里的你说:这是你爹的兄弟,是影帝。有没有问题!”

“一点问题都没有。”趴在窗口的顾君大声回应着,丝毫不顾及路人的质疑眼神。

男人的情感无法用语言表达。

得到顾君回应的赵立峰松开了按住的车门,用手覆面的他钻进了车里,出租车的车门终于关闭。

微弱的发动机的声响,一辆车载着赵立峰,载着他的梦想,载着他六年的过往离开了顾君的生活。

看不到车影的顾君回到座位上,忧郁的问道:“叔,有烟吗?”

“你还会抽烟?”说话的吴昔果掏出一根烟递给顾君。

没有回答的顾君点上烟,咳咳咳的呛了好几口。

这是这具身体做出的反应,原主真的不抽烟。

可很快的顾君就开始一口口的吞吐着只有老烟枪才能玩出来的花活来,这是他灵魂带来的记忆。

直到香烟燃尽快要烧到手指的时候,顾君才把烟把扔进烟灰缸里,再倒上一点点的水。

吐出肺中最后一口烟,犹豫片刻的顾君才道:“叔,我能求您件事吗?”

“你说。”

吴昔果也有点紧张,有点歪的身体也坐正了一点,不过在酒精的作用下,效果并不大。

不过有些上头的他只是身体有点遭不住,但神智还是清醒的,他可没见顾君这般郑重,只当下面他要说的是什么大事。

“那个....”有些犹豫的顾君眼一闭心一横:“您...能下去把帐结了么。”

摸了摸耳朵的吴昔果试探的问道:“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

他这是怕自己年纪大又喝多才产生的幻觉。

顾君也有点抹不开面子张不开嘴巴,你说他一个请客的,连帐都结不起,这尼玛的多丢人。

你说让他说一遍都觉得这事有点丢人,要是再说一遍,那不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么。

“要不您借我点钱也成。”

“你小子是真不见外。等会…”

终于明白刚才的自己没有听错的吴昔果刚说完就反应了过来。

有些恍然的他试探的问道:“你把钱都给赵家小子了?”

“我就是怕三哥结婚心疼给我的那杯水酒,就提前把份子随上,到时候他不好意思不请我。”

“你小子啊,是真皮。不过还算有情有义,算我没看错你。”

“得嘞,我扶您去结账。”

皮一下很开心的顾君连忙去扶吴昔果,他们今天喝的可都不少,尤其是吴昔果的年纪在这里,酒量可远不如当年。

两人刚走出门外,就看见宁皓与黄博一人掐一瓶酒向他们这里走来。

“你们这是?”

“你们这是?”

顾君与黄博几乎同时开口。

哈哈一笑后的他们连忙解释。

“我们准备走了。”

“我们过来找嫩哈酒啊。”

又是同时开的口,不过内容没有撞车。

既然朋友开了口,好客的顾君也不好强要下去结账。

当然,顾君完全不是怕自己结账的时候被黄博看到是吴昔果付的钱,以前还算是家丑而已,可不能外扬。

指引着就把他俩带进了包厢的顾君转身就来到前台重新点了俩个新菜。

刚才的那一桌子菜都是被他们吃的乱七八糟,宁皓与黄博是新客,按理说应该翻台的。

但顾君的经济能力实在不允许,再者说,顾君也没有对宁晧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想法,自然不需要表现得过于的谄媚。

既然不翻台,那上两个新就是经济窘迫但又好客的清岛小哥顾君对待客人的基本尊重。

手里拎着一瓶酒的顾君刚推开包厢大门,正看见黄博拍着桌子在那哈哈大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