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我真的是演员啊

第一百五十三章 总有一款收割你

我真的是演员啊 坐看南风吹 5377 2020-02-12 16:48

  

谢暴力一线书友万赏+昨天两千赏。

好久都没有打赏了,都快忘记还有打赏的功能了。

(不是求打赏啊)

读者看书支持个正版订阅就够我们小作者高兴的了。

打赏啥的,只要有点意思意思就行,千万别勉强。

————————————

结成属于自己的人脉,形成一个互相抱团的小团体,这其实也可以看做是未来顾君的发展计划。

身为一个影视行业的参与者,不应该也千万别去做首富的美梦。

能够做到首富这一步的是天时地利人和各种因素全都在都不一定能够达成的。

而最最关键的一个必不可少的因素就是你得有人,但这也是最大的危险来源。

在某些成功人士的身后,身后是否有人不应该是揣测的问题。

值得揣测的是身后那人是谁?还有多久的保质期。

在赚钱方面,顾君非常的佩服小马哥,企鹅的企业文化“没钱玩你麻·痹”实在是言简意赅的阐述了企鹅的发展历程。

但在宏观方面,顾君更佩服杰克马,一个当前来说不起眼的“蚂蚁森林”却是非常好的一张王牌。

抛开时间滤镜,华夏上下五千年,圣人辈出、百家争艳,但这群人的成就还真的不一定比的过杰克马的“蚂蚁森林”。

还有杰克马在世人惊愕的眼神中选择了辞去阿狸董事局竹席的职务。

有人说杰克马是赚够了钱,有人说杰克马是趁着还能动,在培养阿狸的下一代,也有人说杰克马这是失去了对阿狸的掌控力。

其实,还真的不是这样。

而是杰克马的眼光让他穿透迷雾,看透现实。

在华夏,真正做主的永远不是银卡数额最高最长的那一个。

杰克马的辞职不过是将自己隐与阴影中,开始引导阿狸从对B(business

)对C(customer)到对G(government)的业务开展。

在未来,越来越不可能出现大体量的互联网企业,互联网这个行业也不免的开始出现泡沫。

杰克马的辞职就是为了给阿狸在新的风口寻找一个寄托。

曾经阿狸首先引入的云计算对阿狸来说是个非常大的负担。

很多同行都不是很明白,但出于对标杰克马的策略,也上马了这个项目,可看不到盈利点,慢慢的退出这一行业。

还骂别人一句:‘煞笔’。

只有为数不多的企业还在深耕,其中为首的就是阿狸与HUAWEI。

直到2019年的某一天,上面做了关于“区块链”的会议,老大也对这一新兴行业做出了肯定。

几乎一夜之间,国内谋求投资、融资的团队的企划书从智能换成了区块链。

有的人把区块链跟比特币挂钩,混淆区块链≠比特币的概念,只为了薅最后一把羊毛。

真正的有先见之明的人才发现区块链正规化后最大的受益者是谁。

区块链技术需要极其强大乃至恐怖的计算能力,在当前来说,云计算越强代表在区块链这一面上占据的先手越多。

在当时,走在区块链最前方的阿狸与HUAWEI占据了50%的专利,已经拿到了通往下一个关口的入场券。

第三个有可能占据一个席位的是小马哥,企鹅在云计算方面确实要落后一筹。

但企鹅在第二梯队中顶尖的,最关键的是企鹅巨有钱啊。

小马哥只要趁着双十一尽情的往自己的购物车里扔与区块链相关的企业就行。

在2019年,站在互联网时代最顶端的互联网行业早已没有Baidu的身影。

逆袭成功的是原先全民鄙视的并夕夕,市值远超狗东、摆渡等老牌互联网公司。

很多人把BAT的说法换成了PAT,但并夕夕的实力远远不够,至少不足以支撑他在下一个风口成为独角兽。

并夕夕与狗东的问题差不多,狗东做不到的,并夕夕也不行,即便它后来居上。

2018~2019年是互联网公司高速发展最后的荣光,人口红利已经消耗殆尽,很多大佬为了流量不得不挽起裤腿子亲自下场。

雷布斯在发布会上开始骂人。

李国清为了自己的新行业不惜上节目甩杯子怒斥妻子不洁,只是没想到反噬来的太猛,成为全民笑谈。

成为老赖的老罗在微博上发了一篇“一个老赖CEO的自白”,言谈之中要卖艺还债。

曾记得2017年好像,那时候的锤子就挺艰难的,老罗参加了一个微商产品的年会,赚了出场费5W。

按照这个速度下去,估计有个三五十年的差不多能还清债务,前提是那几个亿的债务别涨利息。

抗比特币大旗忽悠人的某孙雨辰,花了三千万拍下了巴菲特的午餐,结果人没去,把老巴给耍了。

老罗发布《老赖CEO的自白》后,他扬言要百万年薪雇佣老罗。

小王成为老赖后,他又在微博说要替小王还债。

其实,这群人的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收割流量。

流量=钱。这是很多普通网民都知道的事情,更何况靠那群人·精·们。

互联网大佬们为了争夺流量是无所不用其极,搞实业的加印们为了从正负获得资金支持,不得不投身到根本不赚钱的新能源行业。

平头百姓有平头百姓的喜与悲,大佬们也有自己的伤感故事。

而这一切都是由华夏的国情决定的,在这个国家,真的不是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的。

低调才是长治久安的手段。

曾经的小王多么的闹腾,换女友的频率堪比换衣服,各种怼怼怼,甚至连老王的队友都不放过。

老王在节目上说过的:我给你五个亿去创业,允许你失败两次,否则就老老实实的回来上班。

很多人都看到了表面,只当这是老王花钱让小王买教训,好让小王收心回来继承家业。

要是老王真的只有这么点水平的话,说句大实话,他还真的没有资格成为首富老王。

小王闹腾归闹腾,但给自家的萬哒带来了极其恐怖的流量。

只要一提小王自然想到他家的产业,而且这种收个流量的方式比请几个代言人,砸一堆广告强得多。

咱们韭菜在外看小王的热闹,其实都被收了智商税,乃至当成韭菜给割了。

在我们眼中的半个戏子小王,每年给萬哒省却的宣传费用何止上亿。他才是萬哒的代言人。

其实小王看着闹腾,但他闹腾起来很有数,敢得罪的往死里得罪,不敢得罪的一句话不说。

小王的闹腾不是我们想的真闹腾,他不闹腾了,自然不是我们想的那种:他不想闹腾了。

而是他真的不敢闹腾了。

清空微博,有人解释说只是保留半年可见,可半年没发一篇微博根本不是娱乐圈季建伟的风格。

清空的是微博,但也是曾经的不成熟与黑历史。

更何况,别人说保留半年可见,就是半年个可见啊?

小王跟老王可没出来说半个字。

因为一个亿沦为老赖,丢的不是小王的脸,丢的是老王乃至萬哒的脸。

对于曾经多年首富的老王来说,这跟被人当场打脸还在线直播没差。

就像一个以前无名之辈的孙雨辰都敢出来蹭这波流量就说明问题了。

萬哒的日子可不是不好过那么简单,弄不好就过不下去了。

想要成为人上人,必然要在某些看不见的地方付出代价。

想要轻松收割韭菜,在未来必然会被别人以另外的方式当成韭菜收割。

小王栽了,狗东栽了,李果庆栽了,还有更多的人也栽了,孙雨辰这种人在不久的将来也会栽。

长青,那有那么容易。

顾君不敢与这群富豪榜上有名有姓的大佬相比,他能做得就是保持自己的理智,不要被利益冲昏头脑。

他敢想的未来,就是再布局两年,然后通过借壳上市的方法,打造一个中等体量的企业,有个几十亿的身价就行。

有合适的项目就投两个,有朋友有困难了就拉一把。

要是哪一天玩够这个行业了,那就买几栋楼,咱也做包租公去····

至于所谓的福布斯、胡润这样的榜单还是离得远远的吧。

枪打出头鸟的道理就是只要你出头,就能把你给当成韭菜给割了。

你可以说顾君的想法是居安思危,也可以说他胸无大志。

无所谓,在国内,能够想蹦跶就高高兴兴的蹦跶才是最重要的。

————————————

顾君对此看的很通透,自然没有那么迫切,也没想过制定一年计划,三年计划的。

一切顺其自然就行,就像现在,还是享受运动带来的简单的快乐吧。

半个小时后······

白浅与顾君还是跟半个小时前一样的姿态坐着,几乎一模一样的姿势,除了汗水有点多身上有点热以外,没有任何的不同。

“咔哒”一声,门锁转动的声音响起。

顾君与白浅对视一眼,互相觉得现在的情况没什么问题,也就坦然自若的没动。

这么一会的时间,防盗门已经被打开,里面的密码门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就被推开。

穿着厚厚的衣服的青果率先跳进来,手里拎着几个保温盒,一脸审视的打量着屋内,好像里面有人正在进行什么不轨的行动一般。

然后就是天仙跟随其后。

进屋的青果还没来得及换鞋,看见白浅穿着一身睡衣的坐在地上,直接开口:“浅姐?你不是那啥疼吗?那你还敢坐在地上,赶紧起来。”

顾君一愣,那啥疼?是自己想的那啥疼吗?自己这么厉害的嘛?

白浅也一愣,浑身热乎乎的她都忘记自己撒谎随口邹的借口了。

在青果的提醒下她直接指着顾君:“你们回来的这么晚,我都快疼死了。幸亏你哥听到了,把我扶到沙发上,给我按摩了几下,现在舒服多了。”

“你多年的藤井怎么可能被顾君三两下就解决呢,他又不是医生···”

一拍自己额头的天仙继续说道:“哦,对,我忘记顾君还真的是半个医生来者,不过你们也不能坐地上啊,在床上不是更舒服吗。”

总感觉天仙话里有话的顾君看着她的眼睛,确认她是真的没心眼,问心无愧的摆了摆手:“我们去床上按摩的话,要是你们恰好回来,这日子还过不过了?到时候不打死两个,这个家不可能安生。”

“嗯,有点道理。”

摸着下巴的青果觉得顾君说的有点道理,现在他们坐地上,她都怀疑。

要是他们刚从床上起来,她还真的想试试厨房的刀快不快。

今天早晨迷迷糊糊被天仙拉出去的她还没有多想,可随着清醒过来,总觉得这里面好像什么不对的地方。

藤井想喝粥自己熬就行,至于跑五环外去买?

再者说,就算去买,也不能摸着黑去啊,天亮不行啊?

疑惑却怎么也想不通,因此她们回来前完全没有打招呼,甚至开门时的声音都不大,就是为了搞个突然袭击。

很显然,顾君勉强过关。

把粥放在茶几上,直接坐下来的青果开始给众人分早餐,在把粥推向顾君的时候发现了一点不对。

指着顾君还没干透的领口,青果问道:“你不是就给浅姐按摩几下嘛?怎么出这么大汗?”

拎着领口的顾君随口搪塞:“嗨,是这么回事,她这是老毛病了,必须要以毒攻毒。我下手就比较重,你们是没听到刚才她的叫声,就跟过年杀小猪一样。嗷嗷嗷呢。”

“滚你丫的,你才是猪呢。”拍了顾君一下的白浅倒也没有否认自己曾经嗷嗷嗷的事实。

当然,她没否认,也没人能够把嗷嗷嗷跟某些事情联系起来。

有白浅在这里乱打岔,有顾君在这里一问三不知,万事慢一拍,绝不正面回应的态度。

即便青果与天仙多番试探也拿不出石锤的证据来。

—————————————

白浅与天仙终究只是客人,玩玩闹闹终究不能在这里待得太久,吃过午餐之后就离开了。平静的生活再次回到顾君与青果的身边。

虽然没有了那么多的刺激与吵闹,但却有有种别样的宁静。

倒也有点你做饭来,我看电视的意思在。

当然,做饭的是顾君。

这年头的男人真的是太难了。

得会做饭,长得帅,赚得多,还得有幽默感,不能出去跟朋友鬼混不说,在家还不能玩游戏。

最好是那种沉迷于打扫卫生无法自拔。

这还不行,还得抵挡得住外来的诱惑,包括来自女友闺蜜的真情或者假意···

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