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我真的是演员啊

第一百七十章 反套路的表彰大会

我真的是演员啊 坐看南风吹 5268 2020-02-12 16:48

  

现在看来,果然是风水轮流转,顾君决定要主动的去找刁亦男谈一谈。

不管刁亦男有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也不管他能不能帮助自己,至少自己可以多一个倾诉的渠道。

在这一刻,刁亦男与垃圾桶划等号。

生怕打扰到安希的顾君轻轻的掀动着被褥,谁想安希直接把他抱住,眼都没有睁开:“大半夜的你去哪?”

不敢告诉安希,自己现在面临的问题,自然不能承认去找刁亦男,顾君眼都没眨一下,就回道:“我上厕所。”

松开手的安希推了顾君一把:“哦,赶紧回来。”

“嗯。”

去厕所站了一会的顾君回道到床上,钻进被窝。

揽着安希:“昨夜累坏了吧,我看天也快亮了,你想吃什么,我出去给你带。”

“我要吃老厨家的锅包肉。明炉鱼,还有炸冰棍。我还要涮肉火锅,咱俩点个鸳鸯锅,我来爆爆辣的红汤,你来酸甜的西红柿汤底。”

“这都是些什么呀。”

“都是你告诉我的啊。你忘了,一个月前,我们在街上拍戏的时候。”

“哦,对。”一拍额头的顾君想起来了。

那一天的他第一次入戏,拍摄完成后他主动去找安希打招呼,吃了一道安希点的【请你离我远一点】的闭门羹。

而她现在却如此流利的说出口,说明她的性格一直是安希主导着向‘吴志贞’靠拢。

这一点她比顾君强。

顾君的心越发的苦涩,但脸上丝毫显露分毫:“你要吃的这些不是油就是腻,不是早晨吃的。等晚上我陪你去尝尝。”

“那来一碗安升街的羊汤可以吧?你说过他们家的蒸饺还有炉包特别好吃。”

“大清早上喝羊汤,你可真行。”无奈的顾君连续否定了安希三次,就看见她的嘴角撅了起来。

顾君连忙开口:“好了。我先去看看。有肯定给你带回来,要是没有,我就看路边有什么吃的,随便带点。”

“成,那你快去快回。”

穿上衣服的顾君跟安希说了声再见后,快走几步,直接来去敲刁亦男的房门。

现在的天际刚有一丝光亮,披着外套,揉着眼睛的刁亦男好一会把门开开。

顾君怕通道里的动静吵醒其他人,连话没说,直接就推门进去。

duang的把门关上,看着连眼都睁不太开的刁亦男,顾君直接开口:

“我现在时间很着急,长话短说,我现在的情况有点麻烦,感觉自己有双重人格一样,我知道这是入戏太深,你也不用给我解释什么专业名词,你就告诉说,什么方法出戏最快。”

“没有。”

“就没有别人的经验可以给我参考?你们文艺片演员不是最擅长调教演技,对于这种情况应该很常见吧。上次你还告诉我出戏不难的。”

“出戏确实不难,但没有速成的办法,入戏是因为对一个角色有认同感,角色的深度越高,越难以获得认同共鸣。入戏就是这么一个认同的过程。

什么是认同?认同是把这个人的性格与动机当做自己真切拥有的,认同的程度越深,越难以剥离。甚至成为真正属于你的一部分。

我的建议是你可以让自己忙碌起来,比如说散步爬山、骑自行车、要不去做过山车、蹦极这种激烈的运动也行,只要让尽量少的回忆,随着时间推移,自然而然就出来了。

一般情况下二三个月到一年都有,要是一直觉得不见好转,可以去找心理医生。千万不要讳疾忌医。”

“你丫的说了一大堆,一句有用的都没有,我时间真的很紧张,不跟你扯了,你就当我没来过。”瞪了刁亦男一眼的顾君抬手就要去开门。

“大清早上的你这么急干什么。”

“安希要吃安升街的蒸饺还有羊汤,我得赶紧去看看。对了,我来你这里的事情,千万别说出去,尤其是安希,我怕她多想。”一开门的顾君小步跑了出去。

身后的刁亦男招呼一句:“对了,今天导演协会颁奖,要不你去看看吧,放松下心情,而且那里导演多,你可以问问他们有没有经验。”

一摆手的顾君头也不回的说道:“再说吧,我先去买蒸饺。”

“顾君!”

“又咋了。”

“给我也带一份。有豆腐脑第一份,多加辣。”

“惯的毛病,知道了。”

一阵冷风吹过,顾君忍不住的缩了缩脖子,呢喃道:“导演协会?好像我也有提名?要不去看看?”

——————————————————

电影导演协会是华夏电影导演组织起来的最具权威性的行业协会,以团结电影工作者,维护导演尊严。

保障导演权益,沟通导演的经验,提高影视文化水平,促进国际与海峡两岸以及香江之间导演艺术交流。

你以为上面这一大串是电影导演协会的能量?

别闹,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期望而已,至少在现在来说是这样的。

电影导演协会是一个很有历史的奖项。

可以追溯到20年前,1992年,电影导演协会在香江发起并筹备组建,同年得到批准。

1994年召开了第一届年会,主意是“年会”,不是颁奖礼,也不是表彰大会。

这就是协会内部的一次聚会而已。选举出协会的主事人。

直到2005年的研讨会上才第一次的进行正式的颁奖,模式全面借鉴奥斯卡,有协会内部的会员投票决定获奖名单。

不同的是,这不叫颁奖礼,而是叫表彰大会。

第二次表彰大会就到了2012年,举办的是2011年度表彰大会。

导演协会参评资格是当年的1月1日到当年的12月31日在内地影院或者在国内外影展公开放映过的剧情片、纪律片等长片。

因此,都是次年春季举办表彰大会。

今年是2013年4月13日举办电影导演协会2012年年度表彰大会。

下午两点,一身正装的顾君踏上了奥体中心门前的红毯。这里就是2012年导演协会表彰大会的举办地。

与顾君并行的是吴昔果以及青果。今天的他们代表的是《一个明星的诞生》剧组。

《明星的诞生》获得了年度电影以及年度编剧提名。

顾君得到了年度演员提名,青果得到了...她什么也没有得到,她将作为嘉宾登台献唱一曲。

如果不是刁亦男提醒,顾君都没想参加这个表彰大会,主要是他对编剧提名并不看重,对于年度演员的获奖性又不大。

而且,你们都想不到,现在的导演协会表彰大会有多没有存在感。

今天来的人不少人,二三百人是有的。

但熟人不多,陈恺鸽带着《人间值得》剧组来了,新丽的老板兼本剧的投资人曹华义、制片人陈红,王雪琦、大美圆以及姚大嘴。

陈恺鸽入围了年度电影、年度导演、年度编剧。

王雪琦入围了年度男演员。

导演协会没有最佳男主角一说,就是年度男演员,不分主角配角,只要你有实力就行。

大美圆获得了年度女演员提名。

看陈恺鸽如浴春风的样子,就知道今天的他不会空手而归,就是不知道获奖的是年度电影还是年度导演。

下午2.30,表彰大会准时开始。

首先登场的是今年表彰大会的司仪张果立,标准的晚会套装的黑西服、白衬衣,理着精练的毛寸。

张果立开始了一段个人脱口秀,并@了坐在台下的几位导演。

今年的张果立已经58岁,马上就是耳顺之年,张果立的演技是公认的,就不需要多说。

不过,他的主持功底至少是不如他在《演员的诞生》里面的频频救场以及不断的金句显眼的。

当然,这可能与外在因素有关系,去年张墨吸食哒麻被抓。

讽刺的是张墨在《边境风云》里面饰演一名缉毒经查。

《边境风云》的导演程耳获得了年度新导演提名,也来到了现场,可能勾起了张果立的伤心往事。

第一次来导演协会的顾君以为司仪张果立就是就是今天的主持人,但真不是。

还有个司仪二号刘仪伟,就是那个频繁出现在某购物频道大喊不要九九八,不要八八八,只要八块八,八心八箭镶钻菜刀带回家。

·····,抱歉,串戏了,这是曾小贤的台词,不过无所谓了,反正他们都是同行。

刘仪伟下台前将第一位发言的导演卢川邀请上台。

太尴尬了,虽然顾君不喜欢卢川,但这个尴尬还真的不是只说卢川,更多的是说表彰大会。

作为嘉宾的卢川是要发言的,而这份发言稿是由组委会给起草的,然后交给卢川。

几分钟的发言,卢川至少看了十几次发言稿。

发言稿就这么直白被卢川拿在手中,你就说给放个桌子,挡一挡也好啊。

完全没有。

嘉宾不提前熟悉台词,说明大家心中并没有把这个表彰大会放在心中太重要的位置上。

第一个颁发的奖项是年度青年导演。

其中就有程耳的《边境风云》,宣传片里出现了安希的身影,站在山上回眸一笑的样子,让顾君看到了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安希是这部电影的女主角,不过今天的她没来。

作为一部投资只有1000W的小成本的犯罪电影,获得了3000W的票房,盈利不多,至少也是盈利了。

而且口碑还行。

表彰大会的提名也是五提一中,其他四部电影就不说了。

反正就是那种你提演员的名字,完全没印象,你提导演的名字,完全没印象,你提电影的名字,完全没看过。没听过。

按理说,吴昔果作为新入行的导演是可以做新人的,但表彰大会对于青年导演的定义是38岁以下。

已经知天命的老吴连入局的机会都没有。

获得年度新导演的是女导演宋芳,她的作品是非常平白的《记忆望着我》。

颁奖嘉宾很惊讶也有点尴尬,因为李邵红上台领奖了。

原因很简单,获奖导演宋芳没来,而李邵红是本届颁奖大会的会长。

第二个奖项是年度编剧,这一次终于有认识的人了,《一九四二》的刘振云,《飞越老人院》的张阳,《人间值得》的陈恺鸽,《明星的诞生》的顾君,《万箭穿心》的吴楠。

获奖的是《一九四二》的刘振云。

很尴尬,刘振云也没来,代为领奖的是《一九四二》的主演,兼今天的司仪的张果立。

导演协会果然是最公平的电影奖项,别人的颁奖礼都是谁来给谁,谁不来爱谁谁。

但导演协会不一样,一共六个评选出来的奖项。

这颁了两个奖,两人都没来。

撑着胳膊的顾君有种总有刁亦男想害朕的感jio,难不成今天的表彰大会是反套路?谁不来给谁,谁来爱谁谁?

好像刁亦男还不是导演协会的会员?

两个奖项后,就是一首歌曲欣赏环节,唱歌的是萨顶顶,唱了一首《自由行走的花》。

可能是想平复下台下三百位导演、演员尴尬、不忿的心情吧。

也可能是让台下的这群人赶紧走,别等着吃晚饭了。

第三个奖项是年度评委特别表彰,这个奖没有提名,是本届表彰大会刚设的一个奖项。

获奖的是吴昔果。

老吴名气不大,也是新人导演,但在行内摸爬滚打了三十年,合作的导演没有一百也是五十。

今天的他挽回了一些人的面,他是第一位亲手接过属于自己的奖项的获奖人。

第四个奖项是最佳港台导演。这个奖也不设提名,获奖的是....算了不重要,你们只要知道绝对没听过他的名字,绝对没看过他的电影。

而且他也没来,这就够了。

台下的顾君都看傻了,这什么鸡毛表彰大会啊。

组委会可能也察觉到了尴尬,派出了销售专家刘仪伟上台卖弄了下嘴皮子,把今天晚上没来的大咖给@了一下。

例如正在海口拍戏的葛优不敢做飞机,做火车赶来的,现在的时刻刚到了杭州火车站,现在正在排队...买回程的车票。

还有没来的蒋文,他现在正在跟各路投资人解释,自己新电影的资金真的够了,不需要投资。

还有正在咁肃拍戏的贾科长,说他的电影投资太少,怕电影耽误一天,就会陷入资金链断掉的危机。

虽然几位大导没来,但他们都被刘仪伟给嘴上@了下,也算是客串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