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我真的是演员啊

第一百五十章 人心隔肚皮

我真的是演员啊 坐看南风吹 5993 2020-02-12 16:48

  

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的响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顾君所在的客厅内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沙发上的顾君发出轻微的酣睡声,说明他在梦中畅游。

顾君睡得香,是因为今天晚上的他已经把要商议的事情全部落实。

今晚有的人却迟迟的无法入睡。

例如,天仙可紧紧记着顾君说过的那句要是表现的好,《重返二十岁》有资格冲击最佳女主角。

听着身旁那因为鼻炎而造成的轻微呼吸声,天仙不仅不觉得烦躁,反而有点亢奋。

想起今天顾君气她的时候就恨得牙根痒痒。

可想起他某些时候还挺靠谱的,就不由的会心一笑。

再想起今天自己误会他在给自己争取角色,而感动。

结果被他无情摧毁就恨不得当场把他咬死。

可是他很快的就告诉自己,剧本已经完成,很快就可以筹备剧组,估计清明前后跟新丽传媒谈好合作方式就可以开机。

就又恨不起来了。

再想起他们之前的赌注,以及天仙曾经自己傲娇的定下奥斯卡影后的要求,就有点难以启齿。

虽然顾君说有资格冲击奖项,但肯定不可能是奥斯卡。

其实金鸡、金马影后也是可以的。

要不要先给他一点甜头呢?

这样可以让他更用心嘛。

反正只是一点点而已,以后的事情谁敢说呢,毕竟自己都25岁了,再不想办法开花,真的要凋谢了啊。

顾君还是有点本事的。而且他在业内也会很有地位的···吧?

加上这个‘吧’说明天仙其实也不是很自信,但既然说出这句话,那肯定是有缘由的。

今天宴会上,顾君曾经说过2013年的计划是10亿票房。

对天仙来说,这个话简直就是牛皮吹到爆。

要知道2011年的票房总成绩是130亿,2012年虽然没有过完,但年度总票房已经达到170亿。

而2010年的票房101亿。2010年-2011年的票房总量增速是30%。

2011年-2012年的增速几乎也是30%,就算按照20%增速来说,2013年的票房总量不会低于200亿。

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名气的无异于微生物级的传媒公司想要拿下年度票房的1/20,简直无异于神话。

这让中影、哥俩好、光鲜、伯纳情何以堪。

但顾君就是这么平静的说了出来,顾君的自信让天仙莫名奇妙的愿意相信他,即便当时的他喝了不少酒。

这样的男人真的很有魅力,即便是他吹牛皮的样子都与别人不同。

别人吹牛都是红着脸,顾君不一样,他不光红着脸,连脖子跟身上都红着,听说这是酒精过敏的现象?

————————

天仙还没意识到,随着她在这里胡思乱想,已经把底线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降低。

轻轻叫了几声‘白浅’确认没有任何反应的她才掀开被褥,不敢穿拖鞋的她垫着脚往外走,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轻轻的开门,可即便再小心,也有一点轻微的“咔哒”声。

站在门口的她等了约有半分钟,心中打定注意,不管吵醒谁都说起夜上厕所。

可她高估这群人的警惕性了,沙发上的顾君以及床.上的白浅都没有一丝察觉。

拍了拍自己的β级宠物,垫着脚尖的她几乎是摸着黑来到顾君身边的。

一点朱唇顾君尝。

这就是天仙的一点甜头,哼哼两声的她刚要站起来,就被拉到了。

顾君的胳膊就像铁钳一样把她封锁。

因为有人在梦境中回味刚才的滋味。

几分钟后天仙狼狈而逃。

蓦然惊醒的顾君坐在沙发上,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温热与触觉,告诉他刚才的那不是无痕chun萌。

这种感觉如此真实,可顾君却没察觉出来刚才那人是谁。

这一次换成顾君睡不着了,拿起茶几上的手机,已经快凌晨三点半了。不睡也罢。

枕着胳膊的他看向天花板,听着滴答滴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咔哒”一声在这寂静夜里非常明显。

顾君赶紧闭上眼睛装睡,他可得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是有人起夜还是刚才那人再次回来。

如果说刚才是个意外且对方没有那个不可描述的想法,那离开的她是绝对不可能回来的。

可如果那人真的回来,肯定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自然是水到渠成。

顾君的心跳的砰砰响,看不见的他听见这人好像是向自己这里走来的。

直到有人按着沙发的边缘,直到温热的呼吸吐在顾君的脸上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绝对没有猜错。

还是刚才的手段,一点朱唇我再尝尝???

不同的是省略了刚才一切的无用手段。

不到二十秒,就顺利的Attack the city。

冥冥之中,仿佛有人在说:First blood。

还有一句:You has bee slained。不过,这一句好像不是给自己的。

“啪”的一巴掌,扇的顾君眼冒金星,头昏脑涨。

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个人影呜呜咽咽的跑回房间。

想起刚才的事情,好像闯祸了诶。

但再仔细一想,还真是···

……………………

要不要趁着天黑跑路?还是收拾收拾日常用品,明天到最近的辖区派·出·所·去报到,争取宽大处理?

也不知道会被发配到哪个地方的监狱。狱·警友不友好,狱·友能不能打。

在恐惧与另外一种莫名奇妙的情感纠缠中,顾君忐忑的进入了梦想。

而有人却注定今夜无眠。

———————————

毫无疑问,第一趟出来的与第二趟出来的绝对不是同一个人。

即便别人不清楚,但身为当事人以及引发这一切事端的白浅是清清楚楚的。

其实她早就知道天仙出来过,毕竟天仙出来前叫过她,她当时有点迷糊,但确实是醒了的。

如果不是天仙叫她,她可能还不会怀疑,可这一叫不正说明天仙心虚么。

尤其是几分钟后的天仙几乎是踉踉跄跄的跑回来的,卧室灯不开、客厅灯不开,还这么慌张,这里面起夜上厕所,白浅能当场死在这里。

天仙越心虚,白浅越好奇啊,从那以后就一直睡不着,直到一个多小时以后她才起身出来想要问问顾君的。

要不然,真以为她出来给昨天晚上在酒席上言语不善而给顾君道歉啊,看他脸大的。

她可是吸取了天仙的教训,可她万万没想到顾君好像也吸取了从天仙身上收获的教训。

没等反应过来就被当场拿下,因为突然的爆发让她根本无力反抗,便已经被煮熟了米饭。

当然,这跟她其实对顾君并不反感以有很大的关系。

甚至,她的心中还有一个非常隐蔽的计划想要借助顾君施行。

是以,刚开始的她确实直接蒙蔽,但在确认了事实以后,便放弃了反抗,木易成舟,只能让舟走的更远。

她在戛纳时其实就对顾君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还弄脏了他一件西服,那是五月底的事情,现在已经是12月底,已经过去了半年的时间。

虽然没有见过顾君,但顾君的消息她多少从天仙、青果的微信里得知,她可是小狐狸,很轻易的就从她们的嘴中得知某些很重要,但对方并没有意识到的信息。

其实今天的她回家是真的,也没想到会遇到天仙。

可等她突然知道天仙是去顾君家中做客的时候,她突然改变了回家的注意,改成到顾君家做客。

做客是假,她抱有其他的目的,而且还是两个。

第一,与合伙的经纪人曾佳看好了新锐之秀的顾君与青果,其中尤其是顾君,在曾佳的计划中工作室是要签约不少的年轻艺人的。

需要青果这种优质偶像,极度缺乏顾君这种特殊的有能力的复合型人才。

曾佳与其他几位合伙人说经过多方探讨给出了非常有诚意的签约条件,大有一亮出来,顾君就要感激涕零的跪谢主隆恩一般。

可白浅以自己对顾君了解的脾性来揣测,顾君最大的反应就是当场把合约扔自己脸上...

白浅又不傻,不可能主动过来找刺激,于是把这个可能性告诉了自己的几位比自己股份多得多的合伙人。

可曾佳的调整手段就是把十年合约改成了七年,而理由很扯淡,因为她-白浅的合约是最顶级的,也签了五年之久,而且规定了非常严格的条件。

其他新人都是12年~15年的。

在曾佳的嘴上,这个当前名称还叫《白浅工作室》的工作室的新人合约绝对不可能超过乃至接近白浅。

曾佳可能感觉这是对白浅的尊重,毕竟她把白浅的地位放在第一的位置上。

可白浅却没有感受到以前的感动,这还让她想起了从天仙嘴上听到的关于顾君曾经对她们这种‘开天辟地的工作室运行方式’的吐槽乃至批判。

原本的白浅还对顾君的年轻嗤之以鼻,只当对方年轻不懂社会毒打的残酷。

还想着等见到顾君好好的跟他掰扯掰扯,为什么背后说别人坏话,为什么不敢当面说。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好久都没有见到顾君,就算见了她也不一定敢理直气壮的指责顾君了。

甚至说,昨天晚上顾君真的当着她的面说过‘你就是曾佳的赚钱机器’,她竟然完全没有想要辩解的意思。

因为她真的觉得顾君是个混账,但他的话真的有几分道理。

就像手里扎了一根刺,你可能没有任何的感觉,但如果别人给你指出来,你就会非常的难受。

与刺不同,这是附骨之疽,虽然死不了,但未来带来的反噬有可能让她无法承受。

尤其是曾佳当时的玩笑话,让白浅蓦然发现,为什么自己明确觉得顾君一定会拒绝的条件,而当时的自己却对一份比给顾君好不了太多的合约而窃窃自喜呢。

因为给自己的那百分之十三的股份?因为她们许诺的三年之内上市,时值超五十亿,即便自己的股份不多,也会身价上亿的承诺吗?

最关键的是,白浅曾在最后开玩笑的时候说顾君还是不会接受的。

可她的经纪人却说,就算不接受合约,还能不接受你吗?你要善于利用自己最强大的武器啊,大宝贝。

一句‘大宝贝’让白浅不寒而栗。

她可以把这话可以理解成开玩笑,但也可以理解成是一种试探与潜移默化的改变。

一个顾君就敢让她们开自己这种似是而非的黄段子,虽然这可能表明顾君以及他身后的这群人在她们眼中的重要程度。

但这完全违背了她们之前既定的‘白浅才是核心竞争力’的中心思想。

她真的只是一个赚钱的工具而已。

原本的曾佳们看不上顾君,因为这小子无名无姓,唯独对青果有点兴趣,毕竟漂亮。

可现在的他们眼见顾君的价值,就想着自己跟顾君的交情,让自己出马,甚至不惜让自己利用自己的优点。

她有什么优点?她还能有什么优点?别人不清楚,她们这几个人能不清楚吗?

确实,白浅也承认远远比不上顾君用大半年的时间带来一个利润上亿的项目,这对未来‘白浅工作室’的终极计划的上市是非常大的推进力量。

但她可没有以身饲虎的想法...人都是自私的。

她是白浅工作室的一员,但不一定只能是白浅工作室的一员,即便她是股东,也不过是最小的那一个,却承担了80%的利润。

白浅开始萌生自己的想法,她对别人不放心,但对于现在还在微末当中的顾君有几分了解。

而且顾君的微末,代表着她可以与他合作,而不是依附的关系。

昨天晚上就是那么巧合的遇到了天仙,顺路进入了顾君的小圈子。让白浅心中有了一种命中注定的潜意识。

她见过顾君逗比的一面,也见过顾君正经的一面,但昨天她才真正的见识到了顾君的强势。

他明明一个最年轻最没有资历的演员却掌控着全场的气氛与节奏,昨天的天仙的事情可能是意外。

可白浅确实故意捣乱,就是要看顾君是真的腹有诗书气自华,还是粗缯大布裹生涯。

顾君确实恼了,收拾了自己,但那是阴暗处,明面处还是缓和了局势。

白浅也见证了他吹过的牛比,例如2013年的公司的票房是过10亿,纯收入保1亿冲2亿。

自己图谋的不过是身家上亿,人家要的一年两亿,似乎挺有钱途的哈?

白浅的心中有了注意,在隐约察觉到自己很有可能从合作伙伴向交易筹码转变的那一刻她不得不为自己的未来留一条变通之路。

她决定撇开曾佳的要求,而单独与顾君接洽乃至结盟。

如果顾君的发展如他预料,那她与顾君的协议就是给自己留下的后手,如果不能,她其实也没有损失。

至于那个跟自己关系并不大的‘白浅工作室’不与顾君签约其实是她来说很有可能是一种好事。

因为顾君太强势,跟她在一个盘子里竞争,即便她是白浅也没有太大的信心。

至于曾佳可能存在的质问与诘责,直接把破合约甩给她们就行了,就说顾君也是这么甩过来的。

那他们不结仇那都是度量大,以后绝对不可能再搅和在一起。

而且,没了顾君,那么她就还是‘白浅工作室’的核心竞争力,她们必然不会过多的苛责自己。

对她来说,这是两全其美的手段。

这是白浅在昨天晚上就打定好了注意,要跟顾君私下谈谈的。

她也想过双方结盟对顾君的用处其实不大,她确实有想过付出一些代价。

例如置换一些影视与广告资源啥的。

但绝对没想过顾君会自作主张的收了其他更重要的筹码。

可生米煮成熟饭,她也不能自欺欺人的说⑧出来等于没那啥。

既然这样,也不需要遮掩与试探。

她准备明天早上跟顾君摊牌,她不信顾君会不答应她的几个要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